#

      南宋画院待诏梁楷的画风笔境

      作者:姚悦2021-11-25 07:56:20 来源:收藏快报

          (1/2) 图1 梁楷《秋景山水图》

          (2/2) 图2 梁楷《泽畔行吟图》

          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早在《宣和画谱》中,就有撰书者将绘画门类分为十门二十卷,涉及名家画人共计二百三十一人,内府所藏共计六千三百九十六轴。此所录者皆为历代著名画人,然也有不少名画人未列其中,南宋梁楷之名,就未列画谱名家中,此也不足为怪。因梁楷画作真迹本就稀见,加之时常醉酒疯癫,故人又称其号“梁疯子”,平素行为相当怪异。

        梁楷的绘画个性本来就是狂放不羁的,他不喜欢受人的精神约束,认为画家画的是自然和天籁,画的是随意率真的笔性,画的是内在的精神灵魂;如果任人摆布和羁縻,那样画出来的东西是完全没有艺术生命力的。难怪乎他在画院也只待了三年,并没有接受皇帝所赐的金带,而是悬挂院中,如仙人般飘然而去。梁楷性嗜酒,经常酒后狂癫,不少画都是在“狂癫”中完成的。

        他的画曾受学于名师贾师古。在绘画上,梁楷被人言为“粗行一派”,这主要是指梁楷绘画的成熟期。实则,梁楷早年绘画的笔路也非常之精细。宋代无论山水、人物、花鸟都很注重涉外写生和画中意境。梁楷也擅长画道释人物,学的是贾师古,贾学的是吴道子和李公麟。梁楷传世有《黄庭经神像图卷》(美籍翁万戈先生藏),这幅图卷所画神像人物,笔致精逸,骨法神韵,深受“吴带当风”道释人物画之影响。梁楷实则在道释人物绘画成就上,有过乃师贾师古。人物游刃线条除略有吴道子影子外,而更多则是汲取了李公麟白描线条(也称游丝描)的风格。李公麟是白描人物承上启下的一代宗师,尤对宋元明白描人物画影响巨大!梁楷在人物白描上是下了苦工的,当然,学习绘画,下苦工是一方面,而对绘画内涵的理解,则更是深层次的颖悟。为什么梁楷能在绘画上影响后世,一是其笔墨精逸,二是其不默守陈规,三是其勇于大胆探索创新。如果没有早年功力精准的线条笔力,哪有其后来笔墨的酣畅淋漓。本来宋画存世量就非常稀罕少见。而梁楷留在国内的画作更是“罕中之罕,稀中之稀”,可喻“凤毛麟角”。据国内文物部门统计,梁楷画迹不足十件左右。其他皆流之于外域或收藏在私人大藏家手中,国人几乎难得一见。梁楷的画作少见实则是有原因的,由于其个性怪异散淡,画从不轻作,又嗜酒如命,常醉眼朦胧下笔涂成,故其画在当时就十分难得。另画院多有命题诏令,也就是画家必须按照朝廷的要求奉诏画画。而梁楷是个完完全全的自由主义者,精神上哪受得了这些刻板羁縻的清规戒律。认为绘画本来就是一门愉快的悦人艺术,如果把它套上枷锁,那就如同坐牢一样。想到自己好像真的不适合这皇家画院的美差,那会将人给活活憋死。这御赐金带反正我也不要了,好在皇上和大家都知道我有“疯癫病”,这也是我离开画院的最好借口,想到此,他头也不回地飘然而去……按照这么看,梁楷实际上在皇家画院也没画什么画,可能醉酒后,兴笔也会捣鼓几幅,也就是人们认为他这是“疯癫”之画, 会引得在场观画的皇上及贵胄们哈哈大笑罢了。 如果换个别的画师不辞而别,就是十条命也没了。所以说,梁楷“有福”,就是这“疯癫”之举,救了他的命!同时,也成就了梁楷在中国绘画史上的鼎鼎大名!

        《秋景山水图》(图1),绢本,墨笔淡彩,尺寸128×55厘米,日本京都金地院藏。这幅绘画,精整空灵,笔墨深邃有意境。远山空蒙,虬枝老树似游龙一般盘根错节,修露出几枝清竹。石岩老树下,一高士正依树而远眺,仿佛在沉思,又好像在观赏美景。反正远离喧嚣,不落尘埃而窅然荡俗。画面笔致清劲,无一丝累赘拖泥之气。宾老云:“名画大家,师古人尤贵师造化,纯从真山水面目中写出性灵,不落寻常蹊径,是为极品。”画家这幅山水,画的是位林泉高士,也可能就是弃金带归隐的自己。宋代绘画有“夏一边,马一角”,画人多从之,实则“边、角”之意,乃“残山剩水”之说也。梁楷此图,意存“夏马”笔墨之境。

        《泽畔行吟图》(图2),绢本墨笔,22.9×24.3厘米,美国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藏。这幅笔墨画得静中有动。远山近水画得笔墨意境深远,关键用笔十分干净,山势无过多的赘笔,浓淡间透着股清刚气。近有一文士漫步泽畔间,被眼前的静美之景所陶醉。南宋不少文人高士,他们弃官归隐,过着没有硝烟的平淡隐居生活。梁楷笔下的题材,画的都是仙道高僧或林泉高士。宋人高士追求的是山林间的隐居生活,他们远离喧嚣凡尘,对俗世间“奢华骄逸”以及“歌舞升平”只剩半壁江山的朝廷,只好对天长叹而匆匆归隐。梁楷在绘画上最成功的地方,就是懂得笔墨的“舍”和“取”,“舍”去无由之笔,“取”之精华真气。“简中有舍,舍中有取”,方可营造自然之美。

        责任编辑:静愚
            声明: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国画家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国画家网]的价值判断。
        Processed in 0.086(s)   15 queries
        update:
        memory 4.085(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