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何以白石——五馆联袂揭示大师艺术之路

      作者:邱武霞2024-01-28 08:27:33 来源:中国文化报

          (1/5)可惜无声 花草工虫册页之四(国画) 齐白石 龙美术馆藏

          (2/5)可惜无声 花草工虫册页之七(国画) 齐白石 龙美术馆藏

          (3/5)可惜无声 花草工虫册页之十二(国画) 齐白石 龙美术馆藏

          (4/5)可惜无声 花草工虫册页之十(国画) 齐白石 龙美术馆藏

          (5/5)四季山水屏(国画)137.8×62厘米×12 齐白石 重庆中国三峡博物馆藏

          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2014年是艺术巨匠齐白石诞辰160周年。为纪念这位伟大的“人民艺术家”,一场艺术盛宴拉开帷幕。由北京画院携手辽宁省博物馆、中国大运河博物馆、湘潭市博物馆、成都市美术馆等文博机构进行五馆联动,通过线下看展览、线上直播导览的方式共同展示白石老人的艺术人生。

        这场跨越时空的展览,不仅是对齐白石艺术生涯的全面回顾,更是对他艺术理念的深度解读。那么,齐白石何以成为大师?目前对于齐白石的研究理论成果有哪些?齐白石的国际传播与影响背后有哪些成形的深层机制?让我们一同走进各地展览,带着以上问题感受齐白石笔下的生趣与真情。

        问道幸从三益友

        出生于湖南湘潭的齐白石,从乡村雕花木匠到“人民艺术家”再到享誉世界的画坛巨匠,离不开湖湘人文底蕴的沁染。在湘潭市博物馆中,“望白云家山难舍——齐白石原作展”集萃了省内外6家文博机构馆藏原作,分“灵根秀出湘江水”“问道幸从三益友”“纵横歪倒贵天真”三部分,共计展出作品98件,其中齐白石作品64件,湖湘名士及齐白石师友作品34件。展览聚焦“望白云家山难舍”主题,将湖湘历史文脉与珍本文物、数字艺术紧密结合,开展深度对话,全方位呈现齐白石在不同时期对艺术的执着追求与积极探索。

        在探讨齐白石为何成为大师这一主题时,将齐白石请回本土文化生态来探讨是很有必要的。湖湘地区水系丰富,为这片土地带来了独特的文化氛围,与水共生的地域文化在齐白石的作品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鱼、虾、蟹、青蛙等水族题材是他绘画作品的重要题材。湖湘民间文化艺术对他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也是“润物细无声”的。而白石老人骨子里的那股韧劲儿,则体现了他作为湖南人的独特气质。无论是决定成为“大龄北漂”,还是花甲之岁的“衰年变法”,抑或是古稀之年贴出“画不卖与官家”的告白以谢绝见客,湖南人的勤劳坚韧、务实求新、忠诚爱国等精神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除却自身勤勉之外,齐白石亦受益于同乡师友的帮扶,胡沁园将齐白石接入藕花吟馆讲授艺事、王闿运将他收归门下点拨诗文。前者帮他完成了从木匠到画师的身份转化,后者则助其完成了从画师到文人的身份转化。还有同为王门弟子的谭延闿、杨度、夏寿田、郭人漳……他们或参鉴点拨,或引介提携,不仅让齐白石迈进文人圈层,更助其在北京站稳脚跟。齐白石也将自己对师友的深切情感落墨为诗,一句“问道幸从三益友”,写出了对家乡、故土、恩师、挚友的怀念与感激。

        湘潭市博物馆副研究员尹军从湘潭市博物馆藏《释虎》《夜雪吟馆》作品出发,认为这可作为齐白石与师友相交的见证。“更加值得深入挖掘的是这种交往背后,湖湘大儒王闿运门第之渊源及湖湘地缘文脉之传承。”尹军说。

        在展厅现场,数次来博物馆观摩的湘潭市齐白石纪念馆馆长王志坚表示:“白石老人一生勤奋,是湖湘人的楷模,更是精神灯塔。对比以往的展览,此次展览有很强的学术性,将齐白石的前人、平辈、晚一辈的作品呈现在一起,既可以直观展示王门师友给予齐白石的帮助,又可以引导观众寻找齐白石为什么能够脱颖而出的一些因素。”

        白云深处作神仙

        1902年,40岁的齐白石走出湖南,游历中国。在这个过程中,齐白石结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艺术家和文人墨客,他们互相切磋技艺,交流心得。这让齐白石的艺术视野更加开阔,绘画技艺也得到了进一步的提升。

        作为国内收藏齐白石作品最多的文博机构之一,辽宁省博物馆专门打造了“丹青万象——齐白石和他的师友弟子们”这一跨年大展,共展出齐白石及其师友弟子的作品459件。作为此次展览策展人,辽宁省博物馆副馆长董宝厚表示:“我们在策展过程中希望能把齐白石的人生起伏、艺术转变以及交游过程呈现给观众,让观众感受到齐白石一生波澜壮阔的历程。”

        展厅中的《石门二十四景图》吸引了众多观众驻足观看。据董宝厚介绍,这组图是齐白石“五出五归”(1902-1909年)时期所作。好友胡廉石把石门附近的景色请人拟成了二十四个题目,请齐白石绘制石门二十四景。齐白石精心构思,数次易稿,费时三个多月终于画成。1915年复请齐白石题诗。每页亦有齐白石诗友、书法家黎承礼题诗。《石门二十四景图》是齐白石逐渐摆脱民间画风、建立自己的绘画语言、向文人画转变的重要作品。

        此外,辽宁省博物馆与齐白石有着不解之缘。董宝厚介绍说,1954年,东北博物馆(辽宁省博物馆前身)首次给齐白石举办画展——“齐白石画展”,这离不开当时在东北博物馆工作的齐白石之子齐子如的促成,他将自己收藏的齐白石作品捐献给了博物馆。“白石老人更是专门为那次展览挥毫泼墨,精心绘制了《折枝花卉图》赠予博物馆。这件作品也在此次展览中亮相。”董宝厚说。

        在成都,“白云深处作神仙——齐白石精品研究展”和“天趣画境——齐白石沉浸式数字光影艺术展”同期开幕。展览展出了136件齐白石艺术精品,深度挖掘了齐白石与巴蜀之地的深厚情缘以及白石之道的西传历程,全面呈现了齐白石游蜀期间的重要作品,凸显了他与蜀地人士的交游。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齐白石1932年为川军将领王缵绪绘制的《四季山水屏》(山水十二条屏),以及为关蔚山绘制的《十二生肖之云龙图》。据成都市美术馆策展人曹筝琪娜介绍,《四季山水屏》是重庆三峡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也是齐白石自“衰年变法”后极为罕见的山水巨制。“齐白石曾经说过,平生不画未见之物,但这件《云龙图》是他创作中非常特别的一件,因为大家都没见过龙,但齐白石先生却把龙隐在云中画了出来,此次展出也是呼应即将到来的龙年。”曹筝琪娜说。

        客中月光照家山

        齐白石印章里的“客中月光照家山”“故里山花此时开也”,《食蟹》里的“饱谱尘世味,夜夜梦星塘”,《忆星塘老屋》里的“杏子坞外山,闲看日将夕。不愁忘归路,幸有牛蹄迹”,这些诗句寄托了白石老人对家乡的无限感怀与思念之情。对家乡故土与亲人的思念是齐白石一生创作的源泉。

        客居北京的白石老人,越近晚年,思乡情结越加浓郁,唯有寄情于笔墨,把他的乡情乡愁浸润在水墨间,寄托在画作里。他反复提笔,绘少时所见:梅公祠旁的荷塘小路,星斗塘前的竹林游虾,枫林亭下的祖孙相依……帧帧画面承载了齐白石的浓浓乡思。最重要的是,思乡情切使他将文人画家不屑看、不屑画的蔬果鲜香、草虫嗡鸣、雏鸡嬉闹等“凡庸”之物写入画卷,又常以民间喜闻乐见的题材付诸笔端,再通过诗文题识赋予其鲜活的情感,打通了雅与俗的边界,拓展了传统文人画的表现空间,自己的艺术也得到升华。

        正在扬州中国大运河博物馆展出的“情有梦通——齐白石笔下的四季生机”特展通过白石老人笔下的四时之景,营造出妙在似与不似之间的生命世界:春日的藤萝、夏日的荷塘、秋日的霜菊、冬日的红梅……墨蝶追戏,草虫低吟,成群的蜻蜓似舞者一般,掠过了四季光景,在白石老人笔下,皆自然、生动、传神。

        数字化沉浸式体验是中国大运河博物馆的一大亮点。据中国大运河博物馆展览部负责人徐小虎介绍,此次展览一如既往采用了内容+科技的融合方式。“我们主要运用了齐白石画中的花鸟元素,制作了一些多媒体影像、投影视频、数字化的互动模式等,同时通过蛙声、鸟叫等数字化声音,营造了齐白石画中精微的、生动的世界,为观众打造沉浸式的体验空间。”

        天趣画境誉海外

        1922年陈师曾将齐白石画作带到日本展览,使之声誉日隆。后在林风眠、徐悲鸿、刘海粟等人的极力推荐下逐渐走向世界。这些有着留学背景、致力于中西文化交流的“伯乐”为齐白石名声的大噪做出了贡献。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华天雪认为,这些起到推介、陪同、翻译、讲解作用的艺术家和文化人是齐白石走向国际的关键,因此以齐白石为主,对他们进一步深入研究,应该是中西交流视野之下的齐白石研究非常重要的内容。

        那么,在同一时期,有很多同样杰出的艺术家,甚至有许多艺术家比齐白石更加具有国际背景,为什么齐白石成为了中国传统书画的名片,被国际广泛接受呢?齐白石艺术本体的可传播性、齐白石艺术与20世纪前期的全世界的艺术发展逻辑的关系等问题值得我们今天一再思考。

        北京画院院长吴洪亮从齐白石艺术本体的角度进行了解读。他认为,齐白石的绘画在西方看来是一种表现性绘画,与当时西方流行的印象派、野兽派、表现主义等有共通之处,例如后印象派以后的作品开始追求本体,即线条、形状、色彩的独有价值,而非依附于其他,是一种主观性绘画,而齐白石的艺术恰属于主观性绘画。此外,从地域属性来说,比如野兽派代表马蒂斯的艺术灵感之一来自中东,现代派代表毕加索的创新部分源于非洲,而齐白石的作品植根于中国湖南的湘潭,这几个地方的艺术追求都更接近于人的本体,表现的主题和形式是相通的。

        在中国美术家协会理论委员会主任尚辉看来,齐白石能够在西方的异域文化环境中更好被接受,除了国际传播比较早,可能更重要的就是齐白石绘画本身所具有的现代性因素。“在齐白石的《借山图》的图册中,我们可以看到,他特别灵性地感悟到抽象视觉形式在画面中的自觉应用。齐白石的花鸟画之所以能够雅俗共赏,就在于他能够把抽象的视觉形式很巧妙地运用在表现松、菊花等我们所熟知的传统花鸟画题材上,也就是说从现代性视觉形式方面,齐白石毫无疑问是他们那个年代里面做得最突出的一个。”尚辉说。

        责任编辑:静愚
            声明: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国画家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国画家网]的价值判断。
        Processed in 0.060(s)   15 queries
        update:
        memory 4.143(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