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画家吴林防:兴隆山写生游记

      作者:admin2019-11-21 11:19:54 来源:中国国画家网

         画家吴林防,河北东光人,现居天津,职业画家,1989年毕业天津美术学院绘画系版画专业,获版画学士学位,同年被分配河北师范学院美术系任教,1992年调入天津市,2012年研习中国山水画。

         1987年版画在中国美术馆《天津小版画展》展出;1989年版画《家族》入选天津美术作品展,同年,版画《山乡夜色》入选河北省美术作品展;1991年,版画《山村》入选河北省美术作品展;1992年,版画入选中国青年版画展;2014国画写生在山西晋城美术馆展出;2015年国画参加人民大学画院师生作品展在山东,青州美术馆展出。

        《兴隆山全景》

        兴隆山写生游记

        深秋临冬,北方也渐渐转凉了。想那塞外燕山,正是草黄叶红,岩石突兀,正是写生的好季节。即想即行,就准备画具、行装,安排写生之事了。

        兴隆县和天津蓟县相邻,位于燕山中东脉,燕山主峰雾灵山就位于兴隆县境内,是自然环境的风水宝地。

        1661年,遵化被选定为清陵。以昌瑞山为界,山前为陵区,山后为“后龙”风水区,含蓟县东部和兴隆大部。清政府为保护这“后龙”宝地,对此区域进行了禁制管理,人口转移,进行了二百多年的山体生态保护。由此构成了树木参天,野兽遍地,处处涌泉的自然景观。

        从天津驶入津蓟高速到蓟州城区后,沿津围公路就到了黄崖关。这里是蓟县和兴隆的分界处。看那古长城随山蜿蜒,似巨龙在山峰游窝,长城原本是防止北方游牧民族的袭扰而建的一个屏障,那狼烟起,铁蹄奔,刀铁相博就没有停断过。近代长城更是民族之脊梁。明有戚家军戌边号角,近代更有“大刀向鬼子们头上砍去”的绝唱。

        过了黄崖山,很快就是兴隆青松岭镇了。说起那青松岭,七十年代一部电影《青松岭》闻名天下,那电影的主题歌“长鞭哎那个一呀甩呀,叭叭地响哎,赶起那个大车出了庄哎,要问大车哪里去?沿着社会主义大道奔前方”。更是唱出了那个时代的纯情。原来拍电影时的小路早已废弃了,现代建桥控洞技术已经解决了长居深山人们出行的问题,随着道路的通达,山民们的生活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如今这里建成了一个惬意的休闲小镇,引来了北京、天津等各地的游客,每逢夏季都会来享受这自然之凉爽。

          在青松岭和兴隆县城之间有个九龙潭风景区也是不得不去的地方,相传远古盘氏开天辟地,写自然、明山河万物之时,居此有一巨龙并生有九子一女,后随大海转移,老龙随海去修行,就把幼龙留于此地。这虽是传说,但每到雨季,处处的小溪随石穿跃,倒是像极了一条条小龙在山涧游舞。山坡上有一口古井名为“八卦井”更是集自然之神气,井深8.6米,夏天冒寒气,冬天涌热雾,站在井旁环望潭底之景象,“龙潭虎穴”这成语之意便不言而喻。

        《雁荡胜境图》

        看完八卦井,我便顺着省路往大营盘方向东行了,过了八叶隧道就是这里的最高峰了。车上显示海拔650米,估计山峰有海拔一千多米。转弯处有一观景台可以停车,游人能站在高处更好的观看这里的自然景象。观景台的左侧山峰峰壁林立,山峰处自然形成了平坡,现在是国家天文观测站,原来是清代武人窦尔敦的营寨。说起这个老窦还是我的沧州老乡呢,营寨下有一山涧小道,有一采药的朋友告诉我说这是古时候的“贼道”,是当年那窦兄从围场盗得御马,为防官兵追捕,便从这隐蔽的深山小涧回大寨的。我一听便不由得心生好奇,便走了进去,不想这“贼道”分外阴寒,杂草丛生,这哪里是道?这其实是随着山体开凿的半米宽的阶梯,想当年那一人一马从此穿过也甚是艰难。我走进这条秘道也颇有收获。这路直至山涧内,最宽处有几米,深沟十几里,树木荫郁参天,在山体之上生长,沟内少见阳光,即便是到了夏日这里也是个凉寒之地。瀑布则随处可见,泉水清澈得可直接饮用。看这地方是修道养性之灵地,常年在这打坐不成仙才怪。从山道出来后开车就到了双井沟冈景区,这里是一个自然的山沟,深度有十几里,一步一景,得自然质朴之气,如来这里游玩可享受自然风光,无一点后来的人造之气。

        再往东行就是陈家沟了,中央美院的老师在这里营建了写生基地。这里也是张仃老先生常常来写生的地方。张仃老先生的焦墨山水画的大多是这里。至今还有许多乡民记得这位来自北京的老画家,我住的地方选择了临山近的庙岭村的一个名为“画廊人家农家院”的地方住下,这里由于离写生的地方很近,不用开车,自己背着画具也不用行太远,因此也有许多画家常在此旅居,这里的地貌是典型的燕山后运动山体型态,每石每水都很入画,虽然天气凉了,我还是画了一周,画了几十张写生,天气实在太凉了,不得不结束这次的写生了。

        再望看暖之日再来吧

        2018.11.20  

        写于天津吴林防山水工作室

        笔墨得高华 胸怀成丘壑

        ——读吴林防山水画

        班明晖

        二O一四年秋与林防兄同入人大画院王乘工作室学习山水画。入学后得知其为天津美院八五级版画专业毕业。且曾任教于河北师范学院。一九九二年参加过全国青年版画展,于中国美术馆展出。如此,对这位仁兄的科班身份有了几份敬畏,又暗生几许疑虑,一只捉刀的手摆弄得了毛笔吗?

        然而事实证明我之疑虑的多余,林防兄不仅画出了地道的中国山水画,而且其水平让我生了一些妒嫉,更要写点文字,谈谈对其画的拙见。

        林防兄的画有"士气’’,这是我最强之感受。所谓士气不是以身份、地位或者地域来区分画家、分定南北,而是判定中国画真伪优劣之根本标准,就其性质而言,有’气韵’(或云境界)则有’士气’。何为气韵?简言之,就是通过意境营造过程,于画之意象之中具有天地造化气息的涵泳流动。

        意境的营造是由山水画的基本语言丘壑而实现的。林防兄的语言是极其丰富而又极具个性的。这体现出科班出身的优势,从结构到造型,画面位置经营、虚实安排,都能体会到林防兄的高深之处。同时。林防兄的丘壑并非大自然之逼真再现,而是自我胸怀与大自然观照、对话之后的主观创造,也就是山水意象的最终形成。任何中国艺术,离开意象都无从谈起,尤其山水画重象不重形,林防兄十分明白这个道理。

        林防兄今天之笔墨,是我最想不到竟能到达如此境地。点画生拙厚重是其特点,而这特点表现出的茂宻劲健之美的气质,让人体悟到作者本身所具有的阳刚风神,而在这生拙的背后,又流动着清新柔美的风韵,以至其笔墨达到刚柔相济。林防兄十分推重黄秋园先生,或许天生一种缘份,在其笔墨有黄的影子,其实是该算作暗合的了。

        至此,该为林防兄祝贺得有今天之成绩,也冀望更上一层楼吧!

        兴隆山采风作品欣赏

        ↓兴隆山采风速写↓

        责任编辑:静愚
            声明: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国画家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国画家网]的价值判断。
        Processed in 0.063(s)   15 queries
        update:
        memory 4.075(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