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美术名家:走进陈嵘艺术世界

      作者:admin2020-11-26 08:41:44 来源:中国美术家网

        陈嵘·艺术简历

        天津画院艺术委员会委员

        原创研部主任

        国家一级美术师

        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曾兼职中国国家画院、首都师范大学、清华美院、中国传媒大学等中国画高研班工作室导师

        第九届全国美展金奖

        第十届全国美展铜奖、优秀奖

        建党八十周年全国美展优秀奖(最高奖)

        入选百年中国画大展

        入选第八届、第十二届全国美展

        入选第二届、第三届全国中国画展

        作品被中国美术馆、内蒙古美术馆、江苏省美术馆、深圳美术馆、通辽市美术馆等专业机构收藏。

        “丑”而入画

        文/陈嵘

        【此文写自年初因疫情自封宅楼的日子里】

        宅居的日子也并不觉得闲着无聊,画画、写字、看书、喝茶、发微信、把把文玩、翻翻东西、做做家务、看看电视,一天天的也紧忙活。

        我是央视五套忠实观众,因疫情几乎全球都取消了赛事,老伴看影视剧,偶尔也蹭着看两眼。多数频道播的片子没法看,胡编乱造,情节离谱还臭长。我真不理解,就这还有收视率,玩笑一句:难道都是在用脚后跟看吗?唉!要说也是无奈,国足脚多臭咱不也得捧吗?再怎么说也是咱自家的,好歹将就凑合吧!还别说,不久前重播的电视剧《情满四合院》拍的不错。街坊邻里,家长里短,善恶美丑,生活百味。二三十号有名有姓的剧中人物,个顶个的饰演到位,男一号叫㣭柱,听着名字就不是块鲜肉,大众款式的脸挺北京胡同的,演的地道有戏。我们成长的那个年代也有偶像,当然首先是对英雄的崇拜,然后就是电影明星“大美人”和英俊“奶油小生”。后来开放了日本影片《追捕》来了,高仓健硬汉纯爷们儿的形象,彻底摧毁了我们那一代人早已经疲软麻木的审美观。从此,银幕形象包括生活中这人那人的长像,也都给予了全新的评估和重新定位,“大美人”与“奶油小生”也慢慢的淡出一或是边缘化了人们的欣赏范畴。最近又看了一个《轻松+愉快》电影,片子不长灰色幽默,骗子、信徒、警察、护林员之间的赶巧了发生的事儿。没有几句台词,基本上都是镜头、形象来叙述故事。几个东北二赶子,彪得乎虎了吧唧的人物,贼拉本色,戏份儿足有趣好玩,异样的视觉感受,有点生冷别样的震撼。影视出彩要有好的编导,选择符合角色的演员也极为重要,俊男靓女演青春偶像剧,“歪瓜裂枣”的演生活故事片。“丑”星也可称雄,葛优、陈佩斯、黄渤、倪大红、王保强……这些演员凭借一张“动人”的脸,叱咤影坛。还有与“丑”比邻叫实力派,像李雪健、李幼斌、姜文、孙红雷、张涵予等,以出色的演技点亮了艺术人生。

        美术作品中的角色也一样,不再是“红光亮”的一统天下,形形色色的面孔粉沫登场,“丑”也可以独具风流。我画的人物也有点“丑”,但不是无原则丑陋,是主观强调夸张了的、趣味的、个性的、感觉换化出的、带有浓郁生活气息的、并能够有视觉冲击的画面形象,当然,在常人眼里就是名副其实的“丑”。每一个形象都取材于现实生活,又绝非原封不动的扒过来,也就是说他或她己不在是真实的那位,而是印象生成于纸上,即生动鲜活,又是而非是,即取其于形,又写神达意。生活积累给了我表现普通人群的储备,现实中绝大部份人相貌平平,长的略微着急者也不在少数,往往这些形象让我找到一种莫名的画感。我不反对画唯美,但不喜欢机械的复制,还原与再现不如让相机来干,镜头绝对清晰准确又美伦美幻。我们绘画是要发挥手工的创造力,避开比对式的真实描摹,涂抹别出心裁的艺术样式。非洲木雕大家都喜欢,其实不过就是异国民间工艺土玩意儿,但却让我们惊艳瞠目,堪称其为艺术作品大美之器。因为它别具一格,美的原始,美的粗旷,美的变形夸张,美的肆无忌弹。试想,如果非洲木雕也仿制成真人真物的样子,那恐怕也就变成了非洲版的“泥人张”了。

        形象给人物以个性,造型让艺术别开生面。“丑”而入画,亦可大美之至。画中形形色色的人物已不是你、我、他,而是一个平面空间的、传递性情的、笔墨物象的精神性的艺术世界……

        2020年3月19日茶画间隙


        《里弄时光》97cm×180cm 2019年


        《冰封大地》68cm×136cm 2020年


        《过午旅程》68cm×136cm 2018年


        《鹊过无声》68cm×136cm 2019年


        《老羊逢春》68cm×136cm 2019年


        《首班地铁》68cm×136cm 2018年


        《树老天苍》68cm×136cm 2018年


        《北菜园子》68cm×136cm 2020年


        《如影随形》68cm×136cm 2019年


        《往事随风》68cm×136cm 2020年


        《遛弯》68cm×136cm 2019年


        《枯木逢春》68cm×136cm 2020年


        《燕子声声》68cm×136cm 2020年


        《山塞男人》68cm×136cm 2020年


        《东乡大集》68cm×136cm 2020年


        《山弯之处》68cm×136cm 2020年


        《一大清早》68cm×136cm 2020年


        《工棚歇憩》68cm×136cm 2019年


        《格林威治时间》68cm×136cm 2020年


        《月上南山》68cm×136cm 2020年


        《当选时刻》68cm×136cm 2020年


        《往事如烟》68cm×136cm 2020年


        《岁月悠悠》68cm×136cm 2019年


        《周日早市》68cm×136cm 2020年


        《路边集市》68cm×136cm 2020年


        《山村老喇叭》68cm×136cm 2020年


        《犁山老人》68cm×136cm 2016年


        《王家二小》68cm×136cm 2020年


        《里里外外》68cm×136cm 2020年


        《晚间新闻》68cm×136cm 2020年

        责任编辑:静愚
            声明: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国画家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国画家网]的价值判断。
        Processed in 2.845(s)   13 queries
        update:
        memory 4.065(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