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去就是一种高境界

      分享到:
      2017-05-24 16:43:02

        认识画家刘默之前,我先认识了北京琉璃厂知名画商大瀚画廊的田野老师。田野老师每天都在他的微信上发布售画信息,每有佳作,我都会点评几笔。有一天,当田野老师的微信上出现刘默的作品时,我即下意识道:此作乃得吴悦石先生之真传。我仍是从田野老师微信中得知,画家刘墨在北京琉璃厂西街有一间工作室,便很想结识刘默。我经常跑琉璃厂,精准地找到了刘默的工作室,却多顾不遇。但我并未灰心,因为我已先与他的画“对话”了,与他见面已成“天意”。我不但见到了他且一见如故。

        曾经的刘默在江湖之远。他除了出生在东北的一个军人的家庭和当过几年兵外,其余的经历多属“浪迹江湖”,从黑龙江游走到广东,给老板当过司机,出过家,演过电视剧,也开过画廊给自己当过“老板”。

        后来的刘默又近在“庙堂”,2014年,他有机会进北京,更有机会成为当代传承传统中国画的大家吴悦石先生的学生。当年,吴悦石先生第一次见到刘默的作品就曾说过,他是个天生画大写意的材料,如果不画大写意太可惜。能成为吴先生的学生,自然是刘默的机缘,也是他的造化,是他苦苦修炼的“福报”。多年来,他无论在哪里,无论在做什么,都存一初心,即酷爱书画,并苦练了半世,虽滋养了绘画的天资却难有大成就,遇吴先生才如鱼得水,使自己的艺术才华得以迅即升华,一举开始画出能被称得上作品的作品,以致出了好作品。并且,他还收获了师兄妹无法收获的收获,吴先生送了他一字:默,即将他原本的刘墨改称刘默。这既避免了沾名人北大教授刘墨的光,也寄予了他很大的期望,让他默默地做人,默默地作画,常“于无声处”之中。言外之意,“此处无声胜有声”。

        在中国画坛久有“走进去”和“走出来”之说。即走进(出)前人,走进(出)传统。但是有人怕走进去出不来而半路另谋他途;有人没走进去就急切地出来了。而刘默却勇敢地“走进去”了,“走进”了传统的大写意。有人说他的画太像吴悦石先生了,缘此就出现了两种声音,一种声音是质疑,有仿冒之嫌;另一种声音是邀请他,并许以高聘金。对此,刘默默然,他坚定地“走进去”之路。

        在刘默看来,虽然有齐白石大师 “学我者生,像我者死” 的教诲,虽然画家一哄而起搞创新,但谁都没能否定“走进去”的先决性,都不能挡住刘默“走进去”之路。“走进去”是走进艺术的高度。

        原本,刘默的山水已经画得很有个性了,他创作大写意,是在坚实的书画功底的基础之上,人物和花鸟双修。从他近年创作的作品,尤其是大写意人物看,已经达到了意由心,境造意的境界。他出笔大胆又不犹豫,笔笔到位,笔笔生机,其笔下的精品都有出彩。有人说画大写意在某种意义上就是画留白。刘默的人物画总是留有大量的空白,很多人物都无背景或寥有背景点缀,但却总是使留白与笔墨浑然一体。要得体,合乎常法,达到最佳的视觉效果,就不仅是否大胆的问题,而要靠“慧心”,得阴阳、中庸之大法。刘默的人物画,得简常常到无法再简的地步,这像他东北汉子的豪气;而得神之处又能传出神来,可谓生动,这又像他南方经历的细腻。刘默的人物画多为传统的题材,也大量地运用了传统的形象符号。但是传统在他的笔下,形成了很多时代的气息,有古意、有拙劲,而无腐气;有传承而不泥古。他用画笔对传统不断作出了时代的意境诠释,因此他的画既是纯正的传统的中国大写意画,又是新世纪的中国大写意画。他赋予了大写意画新的传承力和生命力,从而就不难理解,有人一见他的画就喜欢上了。

        有人曾问我,刘默的作品究竟达到了什么境界。中国画有一种境界被称为返璞归真。刘默的作品正走向了此境界,出现了若拙的境相。

        “走进去”乃是一大境界,达此境界的画家并不很多。正是由于一代代画家薪火相传地“走进去”,才使中国画得以传承和流传,并助推了大家的开宗立派。但是“走进去”毕竟在路上,画家要有更高的成就,还必须“走出来”。当下,刘默正在坚实地深入地“走进去”,以储备更多更大的力量,“走出来”,我们期待着。

        (作者丛培军)


      Processed in 0.870(s)   11 queries

      memory 4.273(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