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菊香沁石

      作者:廖少华2021-10-14 07:15:29 来源:美术报

        元 佚名 丛菊图 139.8×76.3cm 绢本设色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菊花在中国文化中有其特别的象征。中国人自古爱菊、崇菊,与民族文化传统一脉相承。首先是象征人的正直,崇尚高雅与清净隐逸。自晋陶渊明赋诗“釆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开始,人们在认识菊之坚韧、孤傲冰清的气节上趋于一致,并且将菊花与梅、兰、竹一起列为“四君子”;其次,菊花也被一些文人与诗家作为伤感的抒发对象。比如李清照诗曰:“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她思念丈夫之情已浸入菊香中;再者,也因为九九重阳与菊花九月盛开的巧合,菊花寓有吉祥高寿之意,受到普遍重视。

        欣赏菊的人越多,将菊花作为艺术表现的作家就越多。在中国绘画史上,宋代已经有画家关注于菊。南宋时流传下来《丛菊图》,以扇面形式给我们初显了当时画菊之一斑。元人所作的《丛菊图》,较之南宋那幅《丛菊图》,已有天壤之别。因为前者扇面菊花少,内容比较单薄。而元人此图已经是气势充盈、画面繁复的巨幅菊花之作。(见右图)

        元代《丛菊图》有创作独特之处。在绢的材质上,画面塑造了上百朵菊花,以奶白色为主,辅之浅蓝、紫色、淡紫与浅黄等不同色泽的菊花。花多而不娇艳,花头以硕大为主,参差有平顶与攒顶的不同形态。菊花的花枝是花的支撑,此作的枝梗基本上用中锋钩出,劲逸有力,疏密自然,叶子虽然多有重叠,但层次依然犹如天成。

        该作品最大的特点,是对菊花所处环境的匠心独运。画中有一些湖石,但形状上不拘于石,似石非石,初赏之下与树有几分相似。石的结构洞眼颇多,用笔简括,玲珑通透。菊花绕转于石的四周,菊香四溢,灵石迎合,菊花的散布与石头的嶙峋、菊的傲骨与石的坚韧共同奠定了作品的不俗格调。在作品的中上方,绘制了几只蝴蝶、蜂、蝗,增加了画面的生动性。对于作品的环境,评论上有两种猜想:一是某有钱人的后花园,一是野外秋景。其中有依画面情景分析“奇石、溪涧、湍泉”等(参见故宫书画录卷八,第44册第74页),应该属于后者。

        花鸟画在东晋、南北朝时逐步引起画坛的关注,虽然独立成科晚于人物画与山水画,但它与人们的生活紧密相关而不亚于前者,至五代、两宋时己趋于成熟。工笔花鸟画占据主体地位,元代《丛菊图》作品特质证明工笔花鸟画仍然具有优势。花繁而不杂乱,花形正侧俯仰多变,花头肥硕圆润,花梗穿插自然,花叶虽然叠加但有层次。整幅作品给人以大方雅致的审美感受!

        花好众人捧,赏菊留名篇。唐代黄巢的《不第后赋菊》给人以豪情:“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而元稹的《菊花》更显自然:“秋丛绕舍似陶家,遍绕篱边日渐斜。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这两首赏菊诗,其中的“百花杀”与“更无花”,都将对菊花之尊与荣推到了极致。

        在赏析《丛菊图》时,我们更加深了对诗人吟菊意境的理解,同时在这种极致中品赏到菊花给我们带来的阵阵清香!

        责任编辑:静愚
            声明: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国画家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国画家网]的价值判断。
        Processed in 0.050(s)   15 queries
        update:
        memory 4.053(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