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田博庵的大写意花鸟画世界

      作者:陈胜临2017-09-23 09:23:17 来源:中国美术家网

        艺术简介

        田博庵,原名田伯安,字庚石,山东菏泽市人,自幼酷爱绘画,主攻大写意花鸟画,曾五次入选由中国美协主办的全国美展,并多次获奖。多次获河南省美展一等奖,十几副作品,先后被国务院、中央办公厅、怀仁堂、天安门管理处、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等单位收藏。全国一些专业出版社、报刊杂志、网络、电视台、广播电台等几百家宣传机构对其绘画作品都曾已发表和介绍。由专业出版社出版个人专集多种,还应邀参加中国当代第五、六、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届花鸟画邀请展。“今日水墨”第一、二、三、四、五、七、八、九、十、十一届中国画邀请展。中国当代著名花鸟画家第一、二、三、四、五、六、七届作品邀请展等。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河南省花鸟画研究会副会长,郑州嵩山书画院专职画家。

        立定脚根守笔墨 通天大道任君行

        ——谈田博庵先生的花鸟画

        陈胜临


        长枝凌空,若有若无。一鸟飞来,落于枝头。大而有神的眼睛——欲说、欲鸣、欲笑……。繁花纷纷落下,一位长袍大袖的诗人挥动巨笔,狂草晃动,随情而下。于是我听到鸟的鸣叫,叫声奇丽而清远,这是一只远古的鸟么?还是一只心灵中的鸟?

        梦醒了,鸟去了,花落了,而这一幅梦中的花鸟却永远的留于心中,怎么也抹不去。

        清梦几时好,花鸟犹爱读。

        长枝由心化,古法能有无?

        我喜欢花鸟画,更喜欢中国古典情韵有着文化意味的花鸟画,因为这是中国独有的一种哲学思维。鸟是人格的象征,花是心灵的讴歌,诗文是花鸟吐出的才情,印章是画中明亮的叫声。

        这是化境的艺术,化方为圆,化大为小,化刚为柔,化曲为直,随心而化,随意而化,随势而化,而又变化无穷。这一切变化,化出了主客体相融的无限快感,也化出了豪放与婉约的两派分枝。于是画变的有趣、有理、有情、有意境。万里长空,任我驰骋;白纸青天,任我遐思。而时下中国画坛,制作之风泛滥,精雕之风盛行,或以技法动人心魄,或以色彩取悦于世,或以观念惑人耳目,一时风起云涌,变幻莫测,流派纷呈。虽然创新是一个民族艺术发展的永恒课题,但读完当今流行获奖作品之后再同历代大师之作相比,便觉得少了韵味,缺了静气,更欠硬板凳上数十年磨出的线条中的书卷气和金石气。

        一次偶然的机会,有幸观看了田博庵先生的画展,不觉眼睛为之一亮,心灵为之一振,当今也有坚守笔墨的画家!在时下这个浮躁的年代,尤显可贵,一种古韵,一种古心随之而来。这是一位昂首迈进在艺道上的画家,他的画一如当年河南书协主办的“墨海弄潮”中的作品一般,雄强大气,带着巨大的张力和强烈的震撼力。生于齐鲁大地,活动于中原大地,比方的慷慨与豪迈融于胸中,加上他数千日清灯照夜的修炼,读他的作品自然有一种磊落纵横,铁笔峥嵘的味道。

        他的作品是雄奇的,不取巧,不讨好,大笔行走,随势布阵,又充塞天地,浩然之气鼓荡,雄浑之声临风。

        他的作品是朴拙的,不计较于斤斤点画,而侧重于整体把握,是团块与团块之间的如坚实构成,化去精巧留原本,落笔有度写真情。

        他的作品是奇崛的,不甜而辣,不浮而稳,不趋于平常而张露桀傲,其笔下之鹰,苍凉威猛,脾睨一切,大有难觅知音之感。“鹰,非是独行钓盛名,离俗世,高处若山停。”(作者填词十六字令)。

        他的作品又是酣畅恣肆的,满腔凝重,在心性、笔性、物性、情性合一时,纵情挥洒,在金石般的沉着中,奔涌出不可磨灭的豪放之气,这气随意流动,随机变化,水韵墨气任君走,读此作品最快心。

        清代画家戴熙谈绘画审美体验时说:“画有令人喜者,令人惊者,令人思者”。无疑田博庵的作品属于后二者,是令人惊者,令人思者,气魄令人惊,传承令人思。

        将其作品放于历史长河中,寻其变化,取法则更为清晰了。宋代精美之花鸟,曲尽物态之妙,作者不取。明清文人画异军突起,徐渭狂放,水墨淋漓。八大简炼,造型奇崛,作者取之。清末后,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再攀高峰,一改明清冷逸清雅之风化为浓艳,发阳刚之气,振时代雄风,合于时代音律,作者大取。但作者所取,是留三去七,不取其形而取其意,是取精用宏。倾心于阳刚一路,沿着大师足迹而前行,他坚守文人画家原则,讲人格、讲才情、讲思想、故其作品便流动着文人画的气韵,闪烁着文人画家的情思。

        他的画是地道的文人画,不是文人画中文弱的书生,而是文人画中爽健的武生。豪气干云,侠骨嶙嶙。清朗霸悍兼而合之,在长幅巨作中快意放歌,听来振人发聩。而作者创意之鸟,更是简约动人,八大孤傲有之,潘天寿奇绝有之,李苦禅洗炼亦有之……。鸟,人格也。鸟,心境也。或独立、或逼视、或群居,无论何种都达到了借鸟而传言,借鸟而道志。鸟乎?人乎?不可知也。

        让我们将目光放在其具体作品上再次赏析。《莲塘烟雨》线面交织,墨韵飞动,一队伴侣在水中悠闲穿行,水化墨色,技由境出,妙在偶然与必然的巧合,而角下几笔剪刀草同落款遥相呼应,既增强了空间感,又深化了烟雨迷茫的诗意。“恍兮,惚兮,其中有象;惚兮,恍兮,其中有物”。《秋实图》则是一幅寂静的简笔水墨,冷峻、厚重,画中散发出一种空灵的禅意,乱墨飞溅,化实为虚,葫芦摇动,一鸟团于枝下,回首 望,这又是《秋色赋》给人的意象。鸟鸣秋意秋气动,诗情更比秋情长。地作赭红,有鸟同行,枝条交错,繁花如锦。《山野》一图,又将重彩同墨色编织于一起,是古韵今形的吟唱。这吟唱动人心魄,撩人心绪。

        “立定脚根守笔墨,通天大道任君行”。

        读他的作品令人振奋,铁笔摇动,江河翻腾;读他的作品令人快慰,化去媚骨,倾诉豪情;读他的作品令人深思,意外有象,含蕴人生。

        田博庵在这条大道上行走着,执着而自信,这自信源于对历史的清晰把握,这自信源于画者对自己的情形把握,由繁而简,修炼笔墨,纯化笔墨,铸就落款,喷吐诗情,而后形成一种不同于昔,不流于时的雄奇大气。在大开大合的高亢而带着黄钟大吕般的声音中,穿越历史隧道自由长吟。我想我一定能够听到这种声音,因为他正值盛年。

        行文至此,陇原雪霁,蒙君嘱托,发此文字。并作歌以寄,歌曰:

        “艺道漫漫,崎岖修长。中间艰难,任君品尝。山暗柳明,豁然开朗。直读经典,寻其芬芳。化为诗海,随其高昂。何须迎于世,何须媚于时,雄姿阔步,大道徜徉。功到成时,登绝顶,望云涛,但只见,花开花落也无意,真水流处也无香”。

        作品欣赏







        责任编辑:静愚
            声明: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国画家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国画家网]的价值判断。
        Processed in 0.053(s)   14 queries

        memory 4.016(m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