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毛宇——无时无地

      作者:核实中..2020-04-03 23:06:25 来源:中国国画家网

          (1/2)毛宇——无时无地

          (2/2)结绳16 1200x1500mm , 2019

          中国美术家网--让艺术体现价值

          展览名称:毛宇——无时无地
          展览时间:2020/04/09~2020/05/17
          展览地点:[北京]-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路2号798艺术区706北2街-(墨方空间)
          主办单位:墨方空间
          参展艺术家:毛宇

        开幕时间:2020年4月9日, 16:00, 星期四


        文明可能是从开洞凿孔开始的。

        石器时代的孔洞冲进了我的画面,器物、身体、洞穴、大墓——连接着我们的身体,一起进化,一起衰败,一起重生。

        我的创作是围绕这一方向展开,与多年研究秦汉器物有着直接影响,气云纹如神龙翻腾的云朵,飞动而有序把千年的气象带到我面前。

        时而模糊时而清晰,又相互交融、相互转化,难以言说。

        空白的画布前思绪冥想,自我挣扎、分裂,抵触又兴奋,当画笔触碰到画布的瞬间,意识逐渐清晰甚至让具体毫无保留。

        跟随辛追指引——我开始挖掘我的洞穴。

        入口层层叠叠,摄魂夺魄,器物是那个世界遗落的花瓣。马王堆装饰主体是我创作的开端。起初以探索纹样与方形通道相互契合,从而来获得内在联系,同时通过这一方法突破自我表现形式的模糊。

        颜色是以器物上时间痕迹和陶器感受为蓝本寻求色彩质量,画面有了端倪,色彩也彰显出自由。图像的借用也放大了问题,画面的形式语言无法突破纹样自身带来的形象特质。

        此次的创作继“夫吹万不同”展览的延续,嵌进墙体里的声音装置是帝王陵墓形制的缩影,如同竖立起来的王陵墓室,站在漆黑的洞口,身体会下意识紧缩,走进去的念头一直怂恿我,怪异的生理反应让我感知到身体的虚无与模糊,那是一个世界,像滴水一样滴答作响,又像冰一样凝固不动。

        冥冥的虚无。就像是用纱布糊起的墙,模糊的存在,模糊的呼吸。

        我逐渐放下了纹饰的运用,只保留了方形通道部分,有形部分在大面积的空白中释放能量,色彩气质丝毫没有因为纹饰的改变而丢失,可能也是懂得后的缘故吧。

        方形通道开始变得模糊不可触碰,色彩的自由叫人狂奋,营养有了新的取舍。

        通道没有指定的形体,可能是任意形体或者不需要形体。方形边界思维被冲破,似乎与另一端的联系就在眼前,然而什么也看不到。一种亲近,想靠拢的亲近,解衣磅礴地驰骋。以自由为宠物,趣味做薄衣,行走于画布之间。

        “当其无,有器之用;凿户牅以为室,当其无,有室之用:故有之以为利,无之以为用。”老子所说无不是没有,水杯使用的是它没有的部分,房屋使用的也是无的部分,孔洞亦是一样的吧!

        对我而言,无形区域也是孔洞本身,穹大虚无,物外之力。早年的创作偏爱处理有形部分,彼时爱花朵缺爱土壤,现在喜欢并更愿驾驭无形部分,能量互换是如此的妙趣。

        创作,亦是反复试错,过程中经常要毁掉很得意的部分,从新修正,放下是纠结痛楚磨炼后的释重。

        这种推倒重来,形成了特有的图层样貌,像石头之坚硬,又像水之无痕,又好似无时无地之无常。


        毛宇

        1980 年出生于黑龙江,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版画系,现居北京。个展包括:“夫吹萬不同“,单行道画廊,北京,2018;“草蛇灰线”,法拉耶艺术中心:鲲鲤画廊,上海,2015;“牧牛”,凡人乐墅画廊,杭州,2009;“人类的树”,红寨当代艺术画廊,上海,2008。群展包括:“一阴一阳之谓道”,鲲鲤画廊,上海,2011;“寄居蟹1号-首届草场地摄影季”,荔空间,北京,2010;“Extreme Place”,加利福尼亚图片博物馆,美国,2009;上海当代艺术博览会,上海,2008;纽约当代亚洲艺术博览会,纽约,2008;“精致的尸体”,M97画廊,上海,2008;“ECLECTIC PEOPLE”,加利福尼亚图片博物馆,美国加州,2008。

            声明: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不代表[国画家网]的立场,也不代表[国画家网]的价值判断。
        Processed in 0.139(s)   23 queries
        update:
        memory 4.106(mb)